行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墨戈毕加 > 资讯动态 > 行业新闻 >

《空性之舞》把舞台搬到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4-06-28 阅读次数:
文章摘要:《空性之舞》是一台以当代舞艺术家史晶歆为表现对象的肖像戏。 国外现当代舞有不少在博物馆、美术馆演出的先例,歆舞界-艺术实验室的最新作品《空性之舞》。...
     《空性之舞》是一台以当代舞艺术家史晶歆为表现对象的“肖像戏”。国外现当代舞有不少在博物馆、美术馆演出的先例,歆舞界-艺术实验室的最新作品《空性之舞》,今天下午也把演出场地挪到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空性之舞》
    《空性之舞》以三个轻薄透明、体例大小不一的发光体作舞台主视觉,遮蔽了通常意义上观众对舞台概念的理解,也颇为贴合博物馆的空灵气质。简单说来,《空性之舞》是一台以当代舞艺术家史晶歆为表现对象的“肖像戏”,作品分数据、行者、瞬间、失控、自由五部分,描摹了史晶歆从舞以来的一路成长。
 
  舞蹈虽是史晶歆的“独角戏”,却始终有法国编舞家苏珊·伯居(Susan Buirge)“在场”的影子。伯居现年74岁,1960年代原为美国名噪一时的先锋派现代舞团—艾尔文·尼克拉斯舞团的舞者,后有感于欧洲当代舞的人文气和生命力,1970年转赴巴黎开工作坊做当代舞教学。多年来,伯居习惯在世界各地做“游走式”教学,史晶歆便是其在北京舞蹈学院开工作坊结识的学生之一。史晶歆本是北京舞蹈学院中国古典舞编导专业出身,2005年获法国文化中心奖学金赴法交流时,她随伯居转学当代舞编舞,从根上改变了对舞蹈的审美取向,“最根本的不是训练技术和肢体语言,而是观念。”在她的从舞经验里,中国古典舞惯于对历史事件和人物做正面的舞剧式呈现,和编导自身的表达并无太大关联,“当代舞却尊重创作者本身的理念,表达的就是自己的世界。”
 
 伯居的当代舞沿袭了美国现代舞一以贯之的抽象,无故事性,无具体人物,崇尚以冷静和重复的力量对动作做纯肢体拼贴。史晶歆从苏珊·伯居处学会了如何处理动作的逻辑关系,但显然,她也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做内容更醇厚也更具象的“舞蹈剧场”,就如皮娜·鲍什。看史晶歆的舞蹈剧场,并不用担心现场元素会过于单一或沉闷。因她并不痴迷于玩动作,而是喜欢和当代艺术家做跨界合作,对媒介的运用,也从最开始单一地使用影像或音乐,转为对不同媒介做更丰富的糅合,“越来越知道怎么玩,越来越有掌控力,也知道怎么把它们糅在一起生出有趣味的隐喻。”五年走下来,史晶歆总结自己依旧处于一种“疯狂”创作的阶段,“停不下来,就是想表达。”因而,《空性之舞》既是对史晶歆的个体经验做回顾,又尤为强调对伯居的感激,“她为我带来创作方向,甚至人生轨迹的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