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墨戈毕加 > 资讯动态 > 行业新闻 >

这里是巴西帕卡布足球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4-06-27 阅读次数:
文章摘要:巴西帕卡布足球博物馆的成功展示,需要的是一家专业的展览馆设计公司进行严格的思量和巧妙的设计,...

世界杯揭幕战的硝烟散去,圣保罗街头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作为巴西经济体的心脏,圣保罗正以惊人的速度扫平旧时的遗迹,但唯独对于足球,巴西人始终心怀敬畏。

在圣保罗市区的查尔斯·米勒大街上,坐落着一座帕卡布(Pacaembu)球场,这是拥有巴西第二多球迷的俱乐部科林蒂安的老主场,如今这座承载着老牌俱乐部成长记忆的球场有了新的含义,它被建造成了巴西第一个足球博物馆。世界杯期间,帕卡布球场成为了球迷朝圣的地方。就在昨天时报记者也来探访了这座足球博物馆,近距离领略了一番足球之于巴西的意义。巴西帕卡布足球博物馆

花6雷亚尔就能细细品味巴西足球

倾听历史的声音 和内马尔来场比赛

帕卡布球场位于圣保罗市中心,这座球场曾是1950年巴西世界杯主体育场之一,其地位仅次于里约热内卢的马拉卡纳体育场,只不过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马拉卡纳历经多次翻新,帕卡布却仍大致保持着旧时的模样。如今,帕卡布球场依旧会举办一些小型比赛,只是它已不属于任何一家俱乐部。球场的一侧看台被改造成了巴西足球博物馆,花上6雷亚尔(相当于17元人民币),就能在里面细细品味巴西的足球历史。

馆长路易斯介绍,耗资1250万美元的巴西足球博物馆建成于2008年,主要收集了比赛老照片和巴西队早些年经典比赛的视频,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足球博物馆之一。三层楼高的博物馆内共设有17个展厅,包括陈列球迷物品的“俱乐部室”,介绍著名球员的“球员室”,以照片讲述巴西足球历史的“起源室”等等,每个展厅都利用现代化的声光电技术,或还原黑白年代或模拟现代球场。足球博物馆室内
    比如在足球解说收音机上,只要将指针调到某个年份,就能听到当时的巴西解说员是如何在进球后拖长音喊“Goal”的。在一楼的体验区,游客能和模拟的内马尔比赛颠球,在射门墙前测试自己的射门力量。至于在被巴西人视为奇耻大辱的“1950年世界杯室”,则有大银幕专门播放54年前那场决赛的纪录片。这样的互动式体验也让游客更能身临其境般感受属于巴西的足球文化。

在博物馆内,有一个专门为球王贝利设置的展览室,里面陈列着他用过的140多件私人物品。包括年轻时打工用的木质鞋油盒,第一次参加世界杯时穿的球衣,1969年打入第1000球时的足球等等。此外,贝利本人还为博物馆拍摄了一段视频,用葡语和英语向前来参观的游客介绍足球博物馆的意义。

弗雷德里克比球王贝利还牛 巴西足球之父是查尔斯·米勒

想要了解巴西足球历史,你就不得不去“起源室”好好逛一逛。在这间展厅内,摆满了大大小小430余张老照片,讲述了足球是如何在19世纪末到1930年之间在巴西“生根发芽”。在这里,你看不到贝利、加林查、扎加洛,但是却能看到查尔斯·米勒(Charles Miller)和亚瑟·弗雷德里克(Arthur Friedenreich),因为要想读懂巴西足球这两个人就不得不提。

“你知道他吗?就是他把足球带到了巴西。”展厅负责人亚历桑德拉比划了一下查尔斯·米勒的两撇大胡子向记者介绍道。

1874年出生于圣保罗的查尔斯·米勒是目前公认的巴西足球之父。正是米勒在20岁那年从英国回圣保罗时,在自己的行囊中加入了改变巴西的两样东西:两个足球和一本罕布什尔郡足协编制的足球规则手册,这两样今天看来平淡无奇的物品,在后来漫长的岁月中被证实了是足球这项运动第一次在南美洲生根的种子。

亚历桑德拉告诉记者,英国人聚集区在19世纪末期的巴西是非常渺小的,但仅用了10年时间,足球就在巴西成为了最普及的运动。1953年6月30日,米勒辞世,而在短短的5年后,巴西获得了第一个世界杯冠军。为了纪念查尔斯·米勒,人们在圣保罗的市中心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道,这也正是帕卡布球场所在的查尔斯·米勒大街。

当然,除了查尔斯·米勒,亚瑟·弗雷德里克也是巴西足球起源阶段不得不提的球员。事实上,这名德国和巴西的混血儿才是全世界最早的千球球员。弗雷德里克在1909年到1935年的20多年间,共踢进1329个球,比打进1281球的贝利还多。并作为当年巴西队主力射手参加过最初的美洲杯,带领巴西队夺得了前两届的季军、第三届的冠军。

博物馆内难觅中国元素 兼容并包才是巴西足球

这是世界杯时隔54年后再度在巴西举办,因此博物馆也增设了许多以巴西作为主角的世界杯历史展示内容,并且在展厅的长廊上用一些幽默的话语写着每届世界杯巴西队为什么输,又为什么赢,以及在世界杯举行的那一年,世界上都发生了哪些历史大事。

巴西是世界上唯一没有缺席过所有20届世界杯的国家,这也是巴西人最引以为豪的地方。在博物馆内,世界杯展厅成了最受欢迎的地方。6根大力神杯形状的柱子上,安置有大大小小几十个显示屏,游客可以通过上面的照片和录像来了解1930年以来的历届世界杯,当然,视角自然是以巴西队来呈现。

此番来圣保罗巴西足球博物馆,记者的一个初衷就是希望能在这里找寻有关中国的印记。结果,2002年韩日世界杯小组赛0比4负于巴西队的一幕,成为了中国足球在这座博物馆内仅有的两个中国元素之一;另一个就是蹴鞠作为足球的起源,在博物馆历史长廊中一笔带过。

看到记者在博物馆内苦苦找寻中国元素,亚历桑德拉笑着给记者上起了课:“其实在巴西,足球融合了许多国家的元素,我并不希望说来这里的人只盯着寻找某一部分,而是希望能在这里了解到巴西足球的整个面貌。比如我的父亲是日本人,我的母亲是葡萄牙人,但我又是巴西人,融合和包容就是这个国家最大的特点。”

有意思的是,对于中国足球,亚历桑德拉也给予了自己的建议:“我觉得中国足球也可以学习巴西,多从其他国家的足球里借鉴一些好的东西。”只是亚历桑德拉不知道,中国足球早已将巴西、德国、西班牙学了个遍,最终落得个邯郸学步,贻笑大方。